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育 > 40年前赴山大报到故事多多,文史楼前打捞青春记忆

40年前赴山大报到故事多多,文史楼前打捞青春记忆

2019-11-08 11:02:50

文|徐志杰

国庆节期间,我们将举办一个晚会庆祝入学40周年。

1979年9月5日,我坐火车去了济南,那一天山东大学的新生入学了。那时,火车非常慢。上午10: 30,我从家乡王松站乘302次列车到济南,在车站停了下来。我花了将近9个小时才走完230公里,晚上7点到达济南。这时,阳光依然灿烂,照耀在济南站的小楼顶上。

从远处可以看到大横幅“山东大学新生接待站”,她拖着行李穿过去。代课老师瞥了一眼报告单,帮着登上了一辆解放卡车。车里既有行李也有人,而且有点拥挤。回头看公共汽车上的学生,他们大多数都是孩子般的、严肃的和循规蹈矩的。挤在后面的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女孩,身材高大,黑色头发上扎着一条宽松的辫子。整个人看起来很优雅。事实上,我看了一眼就想起了她。

几辆大卡车驶出车站广场,向左拐,驶入当时济南唯一的铁路桥——天桥。过一会儿,右转进入北苑路,向东走。大约半个小时的工作之后,公共汽车公司又穿过了铁路,穿过了一片菜地、莲藕塘和一片绿色的玉米地。这是北关火车站和黄台火车站附近的农田,山东大学新学院于1958年在这里成立。

卡车从北门进入校园。东边的路是一个操场。西路杂草丛生,有几台机器。看起来建筑工程要开始了。果然,两年后,这里又新建了第十栋学生宿舍和多功能学生食堂,住宿条件大为改善。食堂里还增加了一名漂亮的女服务员。她卖大米的窗口每天都在排队。当然,他们都是男孩。这已经成为食堂里的一个场景。

那时,新生们没有在一天中盛大而温暖的气氛中报到。卡车停在历史建筑旁边,仿佛校园里只有历史建筑、数学建筑和化学建筑。学生们去了他们自己的大楼,楼下每个部门都接待了老师。

历史系新生接待处位于文化历史大楼北门。当我递交录取通知书时,一个稍微胖一点的老师看了看,说:“魏县的许志杰,你的县是你自己的”。令我惊讶的是,他也知道我在历史考试中得了87分。原来这位和蔼可亲的老师是当时的考古学家兼系主任宋百川。他参加了新生入学工作,熟悉每个学生的基本情况。原来,我也带着一脸严肃和一丝恐惧走进了神圣的大学校园。当我遇到平易近人的宋老师时,严肃和恐惧被一扫而空,我瞬间就像回到了家一样确定。

沈海天和崔纪信在报纸上到处都见过。沈正处于全盛时期,崔像一朵花和一个月亮,记忆深刻。

一位女老师带着一个男孩过来了。老师年轻漂亮,但他手里的男孩似乎有点不合适。他又矮又瘦又黑。宋老师介绍说这是你的辅导员孙海燕。她抱着的孩子是我的同学和历史系79年级最小的王文明。他出生于1964年11月,上学时还不到15岁。他比班上年龄最大的学生小十岁,来自山东惠民地区。

当时,王文明家乡的经济形势不是很好。随着他的成长,他不仅要努力学习,而且还要拿出相当大的精力来增加。他体内的热量储存不足以支持双线作战的需要。小温明以相当好的成绩被山东大学历史系录取,但他也耽误了很长时间,依稀记得当时他只有1.5米高。进入学校后,他吃得很好,一次可以吃四个大馒头。营养跟得上他。他跳上跳下。他毕业时,身高1.8米。

那个开着我的卡车来学校的女孩也报到了。只听她说,我叫李红,是历史系的,我是来报到的。他说得非常简单。这应该是我见过的最早的大学同学。

进入学校后,李红突然变得很受欢迎。凭借良好的身体状况,她成为系里和学校两级排球队的绝对主力。她还担任了一段时间的队长,并带领亚历山大女子排球队称霸全国高校。直到她办理了入学手续,我们才互相问好。接待人员把我们带到宿舍区。男生宿舍在四楼,挨着女生宿舍。后来,许多有趣的故事因此而发生。这是一个后来的故事。

学校规定的报到时间是9月3日至5日。我来晚了,其他室友已经留下来了。他们收拾好被褥,过着正常的大学生活。

在我们的330房间,四张有上下铺位的大床占据了宿舍的左右两侧。四张小桌子并排排列在中间,只留下横向进出的空间。八个室友中,林钟鸣来自福建龙岩,路宏来自河南开封,李炳泉来自河北张家口坝上。我仍然记得他的家乡是沙头庄,其他人都来自山东。年龄差不多,最大的是20多岁,最小的是林钟鸣,16岁。

新来的,彼此不熟悉,每个人都把从家乡带来的当地特色菜放在桌子上,没人尝过。他们的情绪似乎还没有平静下来。睡觉前,每个人都互相询问他们来自哪里,多大了。他们回到自己的地方,看书,想家,写信。后来,一些学生说他们在晚上听到了哭声,但是他们不知道是谁。问过之后,没有人承认。

宿舍很安静,我会看看学校发来的一些小信息,包括《新生须知》和《学生手册》等。后者应由教育部统一发布,并有诸如在校期间禁止约会、吸烟或饮酒等规定。因此,毕业时,只要爱情关系得到确认,两个人必须有一个东方和一个西方,不能被分配到一个城市。理论和政策上的基础可能就来自于此。

最近,李邵丽把珍贵的“新生入学须知”发给了我们的微信群“40年熟人”。仔细阅读后,它突然变了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亲身经历的事情实际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,变得如此遥远。

《新生入学指南》共有11篇文章,包括助学金条款。一般来说,学生实行人民助学金制度,而教职员工学生实行教职员工助学金制度。班上有87名学生,其中十几名在入学前参加了工作。他们受薪去上学。其中一人每月还捐赠几美元资助班级活动。其他学生都在申请助学金。我得到的人民助学金是17.5元/月,基本上足够我在工作日吃喝。

“通知”中还有一句话:由于住房紧张,不要给学校带来非必需品。事实上,在1977年12月恢复高考之前,大学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发展了。高考复试后,学生们很难进来、留下来和食堂吃饭。我们新学校的第四栋大楼在开学那天竣工了,墙壁仍然是湿的。食堂是在一个类似礼堂的大房间里,人们在那里排队吃饭,餐桌很拥挤,所以他们只能买食物并带到宿舍。

入学那天,当我第一次来到这里,我不可避免地有点紧张,留下了许多故事。班上有一个叫张晓松,另一个叫张晓升。学校在安排宿舍时错误地颠倒了两人的性别。张晓松的名字被贴在女生宿舍,张晓升被安排在男生宿舍。张晓升在女生宿舍找不到他的名字,错误地认为他没有为自己安排住宿。小女孩当场哭了。顾问孙海燕马上来了。问题解决了,萧声流着泪笑了。

有许多故事,青春,而不是岁月。我们仍然是一起学习的大学生,一起在操场上追逐风的年轻人,或者是一起敲搪瓷碗打饭的饥饿的人。

在吉海的金秋时节,我们又开始上学了。

寻找记者,要求报道和寻求帮助,主要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。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你在线报道!


广西快三投注 新疆十一选五 江西快3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