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体育 > 内容

人民日报:雄安“三变”能否突破城市发展瓶颈

 2019-10-08 18:53:39

改革开放近40年来,有多少当初不敢想、不敢试的新举措率先在地方落地,最终推向全国。试点先行—系统评估—全国铺开,已经成为中国推进改革的重要经验和方法。而雄安所具有的独特政策资源、战略地位乃至历史方位,为尝试突破今天城市发展的瓶颈打开了空间。城市终归还是要更好地为人民服务,期待雄安给出新的答案。

了解旧模式的弊端,就更容易理解雄安新思路为什么是“三个变”。变土地平衡为城市平衡,是指政府不再主要靠卖地为生,而通过促进城市工商业发展、扩大就业水平,在税收中扩充地方政府的钱袋子;变政府争利为让市民获利,则是指不搞一次性征地补偿,更要抑制过高的房价,真正让处于两头的老百姓共同分享土地增值带来的巨大收益;变产权少数人拥有为社会共有,这一条尤为关键,是实现以上两个思路的基础。

雄安新区建设的思路,正逐渐清晰。但这毕竟是初步思路,其中涉及更多具体而复杂的制度设计,需要细化落实,也需要处理政策法规的衔接问题。而在这一过程中,许多老问题绕不开,新问题也可能不断涌现。比如农民的土地由于质量、区位、用途的不同,将来产生的收益肯定不一样,怎样确保农民之间的分红更加公平?积分的规则如何设计才更加合理?农民和政府之间的分红比例又该如何确定?一系列问题虽然棘手,但作为“千年大计,国家大事”的雄安,却可能是这些制度创新的最佳试验田。

就任总理三年来,李克强深耕欧洲,足迹遍及欧洲10国,带回近千亿美元大单。而这一次,有哪些亮点值得期待?

日前,雄安新区定了三条原则,“绝不搞土地财政”“一定考虑百姓长远利益”等内容格外引人关注。不过,也有一些质疑的声音:不搞土地财政,哪来资金推进城市建设?征地一次性完成,农民怎么长久获益?官方的最新消息,给了这些疑问以回答。解决思路可以概括为“三个变”:变土地平衡为城市平衡,变政府争利为让市民获利,变产权少数人拥有为社会共有。

必须承认,城镇化是现代化的必由之路,土地在其中发挥了“启动器”“发动机”的作用。上述模式推动了我国大规模工业化、城镇化的快速发展,有其特定的历史成因,但消极影响也同样存在。如何扬长避短,是摆在雄安新区面前的课题。

根据新思路,未来土地使用权将由政府和农民共有,以往的房地产开发商变身为“房产”开发商,不再拥有土地使用权。这就相当于政府和农民以土地出资,折成股份,成为城市的“股东”,而房产开发商则投入资金和技术进行开发,最后土地增值的收益在政府、农民和开发商之间进行分配,大家共享城镇化发展的蛋糕。那么,踏入城市的创业者怎么分享这块蛋糕呢?新区设想采取积分制,刚开始先租房住,等工作一段时间,积分达到要求后,就可以以较低的价格购买房屋,打消居无定所的后顾之忧。换句话说,创业者以自己的劳动作为出资,也一同分享土地增值的收益。

2016年末,教育部等11部门提出,要将研学旅行纳入中小学教育教学计划,促进研学旅行和学校课程有机融合。但是记者走访发现,与火热的海外游学相比,不少旅游团还停留在“只游不学”的状态,高价的海外游学存在哪些猫腻?这些游学产品又该如何监管?

王远生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年轻人被传销人员控制了。他暗地里让在店里卸货的货车师傅把这个孩子装走,并叮嘱他想办法联系年轻人的家人。

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城镇化水平不断提高。在一定程度上,“以地生财”和“以地融资”,构成了城市“以地谋发展”的模式。这种模式带来一个突出问题,就是“亏两头,富中间”:农民的征地补偿低于土地的增值收益,城市居民成为高房价的接盘者,而地方政府和开发商则拿走了土地增值收益的大部分。

虽然6号线“同车不同温”模式本周才开始上线运行,已经有乘客开始按指示标识选择车厢,但高峰时间段强冷区和弱冷区人数上并没有什么区别,有乘客说,“能挤上就得上呀,哪里还顾得上选车厢。”

党的十九大着眼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,对坚持走中国特色强军之路、全面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作出战略部署,绘就了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的目标图路线图。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,必须做到思想跟随、行动跟上,担当起党和人民赋予的新时代使命任务。

新华社日内瓦2月19日电(记者凌馨)世界贸易组织19日发布最新一期全球贸易景气指数报告说,如果当前贸易紧张局势得不到缓解,今年第一季度全球贸易增速将继续放缓。

第二、三、四、五、七届全国人大代表,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,中共第十一十二、十三届中央委员,第十一届中央书记处书记,第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委员、书记处书记,第十三届中央政治局委员。

这是一个发生在距今19年前的故事,因为它的不寻常的意义,今天还在为攀钢人津津乐道。1999年9月,攀钢轨梁厂总工程师到原铁道部开会。铁道部某司负责人找到这位总工,问攀钢轨梁厂能不能接下开发高速道岔轨的活儿?一个月内要拿出合格产品。如果能够在限期内完成,一份4万吨的时速200公里钢轨的订货合同,就交给攀钢轨梁厂了。中国铁路自1997年第一次大提速后,因为国产道岔轨无法满足火车高速运行带来的冲击和震荡,都是以高价从国外进口。

在这个意义上,雄安新区或将再造一套新的城镇化红利分配机制。政府和百姓成为城市的“股东”,其它参与城市建设的主体,则以自己不同的资源和特质作为投入要素,最终大家共享土地增值带来的收益。这既避免了“亏两头,富中间”的不公,也为政府进行城市建设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资金。

上一篇:驻村扶贫队长的“30元爱心接力”
下一篇:普京:俄军2027年前将采购76架苏-57
作者:隐藏    来源:拱宸郭桑网
热点推荐
最新新闻
严格遵守法律法规,严禁在互联网发布不良信息。
版权所有:  拱宸郭桑网